本文引用自jojam - ★瘋狂日文課回憶錄

去年待業的時候,為了想每個星期有點理由可以出門晃晃,免得整天待在家屁股會卡在電腦椅上,所以去補習日文。話說,身為胖子真的很心酸,每天都要擔心很多一般人沒想過的事。比方說,我在公眾場合坐椅子的時候,都會疑神疑鬼地先看椅子下面的支撐夠不夠力,很怕我一坐下去椅子就斷掉。←就是每天精神壓力這麼大,我睡覺才會磨牙磨不停吧!?

因為很閒,所以我是全班最早到教室。等待的時間裡,我一個人偷偷注意著班上的同學;有些看起來是學生,有些則是上班族,還有些是看起來是退休後再來進修的長輩。

根據我混過補習班十餘年的經驗來說,非升學型的補習班,大家都會比較害羞,不敢發表意見,也很少互相聊天;總之補完一期,班上同學互相叫的出名字的也沒幾個。但是這次,我錯了。幾堂課下來,我發現班上的同學,只能用臥虎藏龍來形容!!!!

1.丸尾同學
日文補習班雖然沒有指定班長,但有一位眼鏡男卻非常活躍。重點是,他每次發表意見以前,都會推一下眼鏡,所以我就偷偷幫他取了「丸尾同學」這個綽號。舉例來說,老師每次教了新單字,為了要加深同學的記憶力,都會順便講個笑話和例句。這時,丸尾同學就會立刻用左手舉手,然後用右手手指推一下眼鏡說…

「老師,你剛剛說的笑話,我認為可以當作一個漫畫的梗…  」

身為低調的學生,我並不會當眾這樣向他大吼。但是,我非常好奇,遇到這樣的情況,老師要怎麼回應。畢竟,萬一老師回的很冷,激怒了丸尾同學,然後丸尾同學又跑去和補習班投訴的話,對老師來說也是很麻煩的。沒想到,嬌小看似好相處的女老師很果斷地說:「這種事情,你自己私下知道就好,不必說出來好嗎!?」←好有guts的老師!!

丸尾
我是在漫研社嗎!!!!?


2.超高key 音同學
老師有時候會閒聊一下,免得同學們在檯下昏睡過去。說到這我得替老師們說句公道話,老師真的超難當的耶~ 要是全程認真上課,八成會被嫌上課很正經太無聊;但要是一時興起不小心多聊了幾句,又會有學生去投訴老師上課很混。不瞞各位,老師要收集那麼多能讓學生稍微清醒又不引起學生興趣接話的話題,也是很花時間的啊~~

總之,有一次,老師提到自己的兒子XX歲,然後要同學們輪流用日文講出「我今年xx歲」。但就在這時候,一位超高key 音女同學卻馬上舉手打斷老師:「老師,你兒子有女朋友嗎?!

老師此時稍微不耐煩地回答:「我不知道。」

稍微會看人臉色的話,到這個狀態應該會知難而退;但超高key 音同學卻可以無視老師冷淡的態度,仍然超熱絡地舉起自己的手說:「可以介紹給我嗎?」←你到底是去補日文還是去非常男女的錄影現場啊!!!?


3.大陸新娘+小學生兒子組
班上有一對母子非常顯眼,因為兒子看起來頂多國小三年級;讓我不禁感嘆現在小朋友的競爭壓力之大,補英文已經不夠了還得補日文。但後來經過老師的介紹,才發現我誤會了。原來,當初報名的其實是爸爸,結果爸爸當天加班不能來補習,只好讓大陸新娘(老婆)和兒子一起來上課,幫他把課程內容錄回去。←簡直可以名列現代版24孝!!! 而且一人付費,兩人同行,真划算耶!

不過,這對母子倆不愧是親生的,不只媽媽講著一口標準的北京調,連兒子說話也會捲舌兒呢~

雖然媽媽很明顯對日文完全沒有興趣,上課時總是一個不耐煩樣。但老師人很好,抽問全班的時候也不會忘記她們母子倆,讓她們也一起練習對話。

小學生兒子上課倒是非常認真,不管老師唸什麼都跟著唸。像是,老師教到いぬ ( I NU ) - 狗狗的意思。

兒子馬上跟著大喊:「以努兒!!!!」←連日文都不忘捲舌兒~

老師接著教,困難度提升的另一句…

貓與狗
ねこといぬ
羅馬拼音:NE  KO  TO  I  NU

這時老師突然請恍神中的媽媽,跟著唸一次貓與狗的日文。但是,媽媽剛剛根本沒在聽老師上課,所以情急之下,緩緩地說出她迷懵中聽到的關鍵字…

…毛?! 」←這…這是「貓」的北京腔嗎!!!?


貼心的兒子趕緊打Pass給媽媽:「是 『捏扣 多 以努兒』!!」




可惜,枉費兒子賣力打Pass,媽媽隨及喊出她唯一聽進去的那個字:


「多!!!」



多

老師:「…………。」



還有一次,老師閒聊中說到,「台灣年輕人要加油囉~ 不然大陸年輕人很拼,一下子就會追上來~」之類的云云。一向在課堂中靈魂出竅的媽媽卻突然清醒,還拍桌大喊:「什麼快追上來了?!! 早就贏在你們前頭兒了!!!」←感覺整堂課中,只有這個摸門特,她才是清醒的~



4.180cm少女+媽媽
班上另外還有一對母女檔,也是同班一起上課。因為女兒是籃球校隊,為了練習方便而住校,補完習後再自己搭公車回學校宿舍。剪了一頭短髮的女兒,可能因為練籃球的關係,長的相當高大。個人目測,她應該有180公分以上,整個比錢薇娟還man!

但,不管外型怎麼樣,女兒總是父母心頭一塊肉。每次下課,都已經是晚上快十點。少女的媽媽總會再三叮囑:「我送你去搭公車吧? 等一下回學校又要坐快一個小時的車,從公車站牌走回宿舍的時候要機靈一點、注意一下有沒有人跟著你…」←但都會被女兒不耐煩地打斷:「一般的歹徒比我矮耶!!!」

可是媽媽還是不放心,在等電梯的時候大聲問:「妳的嗶嗶呢? 有帶妳的嗶嗶嗎?」

我邊等電梯,心裡暗自好奇著「嗶嗶是BB Call嗎?」←這年頭哪一家的BB Call還能用的!!?

只聽見女兒不耐煩地回答:「有帶啦…」

沒想到這樣還不夠,媽媽還逼她在眾人面前把傳說中的『嗶嗶』給拿出來檢查。結果,女兒只好一臉尷尬地,伸手拿出藏在衣服裡、安穩地掛在脖子上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哨子

嗶

媽媽看到嗶嗶後,終於安心了。而一起在等電梯的同學們,大家都憋的很辛苦。畢竟,誰敢在錢薇娟面前笑她的嗶嗶啊~~~



不過雖然認真的去補了日文,但每次回家路上,我都對當天到底上了些什麼內容毫無印象,只記得班上同學所說的話。回家之後,我跟巧可說這件事情,巧可卻很羨慕我,還說可以跟這麼強大的陣容一起上課,真是值回票價。← 她完全是幸災樂禍心態耶!!

PS. 隔了一個星期,大陸新娘+小學生兒子組的爸爸終於現身了。妙的是,爸爸本人似乎是軍人模式,每次被點到都超大聲的喊「是!!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ckache  的頭像
backache

嘿!!你來啦!!!!

backac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